固废治理

中国环境丨无废城市固体垃圾都去哪儿了

什么是“无废城市”?

固体废物污染防治是生态文明建设的重要组成部分。 “无废城市”以创新、协调、绿色、开放、共享的新发展理念为指导。 通过推动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持续推进固体废物源头减量化和资源化利用,尽量减少填埋。 量,以及最大限度地减少固体废物对环境影响的城市发展模式。

“无废城市”并不意味着没有垃圾产生,也不意味着所有垃圾都能得到综合利用。 是一种先进的城市管理理念,旨在最终实现城市固体废物产生量最少、资源充分利用、安全处置。 最终目标。

据生态环境部数据,我国工业、生活、农业建设等领域每年产生固体废物超过110亿吨。 历史累积存量更大,污染防治形势严峻。 开展“无废城市”建设,系统推进工业、农业、生活等领域固体废物减量化、资源化、无害化,可以更好地促进能源结构的根本性变革和产业结构、交通运输的变革。结构和土地利用结构。 优化调整,实现减少污染和减少碳排放的协同效应。

为探索建立固废产生强度低、回收利用水平高、填埋处置量小、环境风险低的长效体制机制,推动固废领域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2021年12月,生态环境部联合发改委、工业和信息化部、财政部、自然资源部、住房城乡建设部等17个部门和单位制定——农村发展部、农村发展部等联合印发《“十四五”期间“无废城市”建设工作方案》,目标是到2025年完成“无废城市”建设。2018年, “无废城市”固废产生强度较快下降,综合利用水平显着提高,无害化处置能力得到有效保障,减污减碳协同效应充分发挥,“一城”建设取得了长足发展。固体废物管理信息基本实现“网络化”。 ”,“无废”理念得到广泛认同,固废管理体系和管理能力显着提升。

“十四五”期间,我国将在约100个地级及以上城市推进“无废城市”建设。 生态环境部相关负责人介绍,开展“无废城市”建设的城市名单将根据各省(区、市)建议,综合考虑确定。城市基础条件、工作积极性以及国家相关战略部署等因素。

今年6月27日,全国“无废城市”建设推进会召开。 生态环境部部长黄润秋在会上强调,“十四五”期间,稳步推进“无废城市”建设要把握四项工作要求:一是系统性推进“无废城市”建设。规划,因地制宜编制高质量实施方案,制定废物清单、待办事项清单、项目清单、责任清单。 二是全面部署,按照《“十四五”期间“无废城市”建设工作方案》的总体部署,扎实做好减少和有效处置工作工业固体废物、提高主要农业固体废物综合利用水平、促进生活垃圾减量化和资源化、加强建筑垃圾全过程管理、强化危险废物监管利用和处置能力等方面工作三是先行先试,加强制度、技术、市场、监管等方面的改革创新,积极探索适应各地实际的固废管理模式。自下而上推动形成国家和地方政府齐心协力、共同管理、共同推进的工作格局,协同推进“无废城市”建设取得有效成效。

打造“无废城市”标杆城市

自2019年入选“无废城市”建设试点以来,深圳积极探索“垃圾治理”新路径,已如期完成100项年度任务。 深圳正在利用先进的示范标准,为建设“无废城市”积累经验,探索路径。

深能环保盐田能源生态园成为深圳网红垃圾焚烧发电厂。 市民可以在这里喝咖啡、看展览、了解最前沿的垃圾处理技术。 该垃圾焚烧处理厂集垃圾焚烧、发电、渗滤液处理于一体。 每天处理生活垃圾500余吨,减少碳排放约300吨。 焚烧发电可供应400个家庭一个月的用电量,真正实现变废为“电”。

建设“无废城市”,提高固废处理能力是重要一环。 深圳每天产生各类固体废物高达44万吨,固体废物管理尤为紧迫。 深圳以试点建设为契机,将当地各类固体废物无害化处置能力提高到6.5万吨/日,资源利用处置能力提高到14万吨/日,均比试点前增加一倍以上。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院新能源战略研究中心副主任魏付雷表示,深圳可以充分发挥数字产业优势,推动城市垃圾管理精准化、智能化,结合建设“无废城市”双碳目标。 通过这种市场化、可持续的碳普惠机制,我们可以共同发挥国家参与的长尾效应。

西宁市城东区康熙市场即将打烊时,商户们纷纷搬运大袋腐叶剩菜,放入统一存放点,然后收拾好各自的摊位。 康熙市场是西宁市首个“无废市场”。 有序、干净、整洁已成为这里的新标签。

这里每天产生的垃圾,连同城市每天产生的200多吨餐厨垃圾,都被收集到一个专门的处理车间里。 2021年,西宁市产生的餐厨垃圾9万吨以上,经过厌氧发酵、固液分离等一系列工艺处理,产生沼气300万立方米以上,剩余沼渣用于生产有机肥。 部分沼气通过生物质发电输送至青海西康同心化工有限公司。 电力还驱动车间内的成套设备生产无水氟化氢。 该工艺生产的氟石膏过去被当作废渣处理,现在被送往下游用于水泥生产。

从剩饭剩菜到沼气发电再到化工生产,通过复杂的工艺流程“吃干榨净”,是西宁推进建设“无废城市”的缩影。 作为国家“无废城市”试点,西宁市经过两年多的探索,已形成一般工业固废、餐厨垃圾、农牧畜禽粪便等10条综合利用链条。 每年有1.3亿件工业固体废物得到资源化利用。 万吨,综合利用率达到93%,餐厨垃圾综合处置率超过95%。

不仅如此,西宁市还深入学校、社区、家庭、企业开展生态文明教育,凝聚人心、汇聚智慧,倡导绿色生产生活方式。 目前,西宁市已建成绿色工厂、绿色商场、绿色餐厅、绿色学校、绿色社区、绿色家庭等“无废小区”1300多个。

同时,通过大力宣传引导和“无废小区”建设,在全社会宣传“无废”理念,打造N个无废绿色小区,引导全民建设“134N”无废西宁模式。 。

农业废弃的塑料薄膜被回收加工成井盖和路锥; 牲畜排泄物通过“升级”加工成有机肥; 来自工厂和医院的危险废物被回收并加工成建筑材料……

“无废”西宁,不仅让垃圾变“宝”,放在对的地方,也让其成为这座高原古城一道新的亮丽“风景”。 这些成绩不是一朝一夕取得的,而是一点一滴积累起来的。 试点以来,西宁市以“绿色减量、生态资源化、安全无害化”为目标,重点补齐固废基础设施短板,凝聚创新、特色固废管理体系,加强固废宣传教育。无浪费的概念。 ,同步延伸工业、农业、生活三大领域固废产业链,打造西部高原生态脆弱地区无废典范。

市民可以做些什么来建设无垃圾城市?

工业化给城市带来了繁荣,人们的物质生活水平得到了前所未有的提高。 但也带来了工业固体废物、农业废物、生活垃圾的快速增长。 粗放的垃圾处理方式导致了土壤污染、水污染等一系列问题。 如何有效处理垃圾已成为人类必须解决的问题。

荣获全球华人科幻星云奖长篇科幻金奖的《固体海洋》想象了这样一个场景:变异的细菌、爆炸的癌细胞、跨越有机物和无机物界限的怪物。这一切都源于海洋中的塑料垃圾。 虽然这是科幻小说的情节,但如果人类继续任由垃圾无限增长并随意丢弃,小说中的未来可能会成为现实。

“公民在‘无废城市’建设中可以发挥非常重要的作用。” 中国城市规划设计研究院副总规划师、绿色城市研究院院长董克表示,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他们对材料的关注观念和利用态度也将发生倒U型变化。改变。

董克解释说,在资源匮乏的时代,人们的生活非常简单。 当生活水平提高了,物质上的奢侈就不可避免地出现。 但当生活水平达到较高阶段时,人们就会从单纯追求物质生活转向追求物质和精神生活并重。 物质上简单的生活会给人带来精神上的愉悦。 如果每个人都尽可能从小事做起,比如垃圾分类、绿色出行、绿色办公、消除食物浪费、节约水电、物品共享等小事,养成节约高效利用的生活方式资源化、浪费可以从源头上实现。 物质的减少,让大家在适度自我约束的基础上,提高全民的整体生活水平和生活质量。

各地经验表明,公众参与是推动“无废城市”建设不可或缺的环节。 尤其是生活垃圾的无害化处理和资源化,首先需要城市居民的参与。 “事实上,公众是‘无废城市’建设的参与者和受益者。我们应该大力培养公众‘无废’意识,倡导绿色生活方式,引导公众践行‘无废’理念。”衣食住行简单适度,减少资源浪费,助力建设‘无废城市’。” 清华大学环境学院教授李金辉说。

城市是居民的家园,也是工厂企业扎根的“家”。 为了确保城市尽可能少地受到固废环境影响,不仅需要宏观层面的顶层设计,规范政府、企业、个人做什么、怎么做,还需要要求大家在生产生活的各个方面从我做起。 预计未来各地将实施更具体的规划,有更广泛的主体参与,让城市更加“无废”、更加美好。

全面推动固废产业高质量发展

生态环境部固废与化学品管理技术中心罗金成表示,新时代固废产业要锚定“聚焦源头减量化,推进全量化、高值化、 “绿色、资源循环利用”,以“无废”“城市”建设为总抓手,以数字化改革为整体牵引,协同减污减碳是推动固废高质量发展的关键产业和生态环境高水平保护。

一要注重工业固废、生活垃圾、建筑垃圾、农业垃圾、医疗垃圾等综合治理的针对性和可操作性,根据不同类型固废的特点和成分实施精准政策,而不遵循空洞含义的相同政策。 同质化的产业发展道路。 充分发挥固废产业绿色带动作用,带领各部门推动全面发展,各市县全覆盖,动员各行业参与“无废城市”建设助力城市绿色发展和低碳转型。

二是以“无废”理念为思想指导,着力构建政府主导、企业实施、公众参与的固废环境管理共建共享机制。 培育资源节约型、环境友好型的生产方式和简单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进一步完善权责明确、分工协作、共同管理的固废环境管理工作格局。 优化延伸固废从产生到处理的产业链,加快垃圾分类+再生资源融合,推动固废产业做大做强。

三是以固体废物产生、贮存、转运、利用和处置为重点,完善长效工作机制,完善专班运行机制,整合协同推进机制,着力做好固体废物治理的顶层设计。固废行业。 完善污染者付费机制和固体废物统计制度,完善“无废”制度。 大力营造固废行业“无废”氛围,助力废弃物源头减少、分类仓储标准化、收运专业化、资源利用率最大化、高压严管常态化、管理方式信息化、产业化治理行业,制度创新精准,处置能力匹配,联动管理制度化。

四是在固废产业细分上,要推动工业固废和生活垃圾源头减量。 推进一般工业固体废物集中收运系统建设,完善小微废物生产单位危险废物集中收运平台建设。 注重提高危险废物利用处置、建筑垃圾消纳、病死畜禽无害化处理,补齐处置能力短板。 探索实时评估固废行业相关企业基本情况和经营行为,采取差异化监管措施。 研究制定危险废物利用处置行业标准和地方标准,通过标准引导、综合施策,推动危险废物利用处置产业升级。 健全固体废物专业统一收运体系,完善再生产品标准体系,探索固体废物处置生态补偿机制。 以固废产业高质量发展,为从“无废城市”试点建设向“无废社会”建设转变贡献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