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双碳背景下全球可再生能源领域发展机遇展望

“十四五”时期是推进能源绿色低碳转型、落实我国双碳目标的关键时期。 我国可再生能源将进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 与此同时,世界各国纷纷出台推动能源绿色低碳转型的政策措施。 在此背景下,提高我国海外可再生能源项目质量和效率,全面推动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高质量发展显得尤为重要。 也是履行我国自主应对气候变化承诺的主导力量。

全球可再生能源发展现状及趋势

一、推动能源转型、发展可再生能源已成为全球共识

近年来,应对气候变化、推动能源转型已成为国际社会的普遍共识和一致行动。 世界各国纷纷制定绿色低碳能源发展战略,把发展可再生能源作为应对气候变化、推动能源转型的重要抓手。 。 截至2021年11月,全球共有137个国家和地区提出了“零碳”或“碳中和”目标,100多个国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支持政策,146个国家制定了可再生能源发电目标。 例如,欧盟委员会承诺,到2030年可再生能源将占一次能源的40%; 东盟提出到2025年可再生能源发电占装机容量的35%; 美国总统拜登提出5550亿美元可再生能源和电动汽车投资法案; 印度总理莫迪承诺,2030年可再生能源将满足印度50%的能源需求,2070年印度将实现净碳排放为零。

2、全球可再生能源市场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

近年来,全球可再生能源规模不断扩大。 全年新增装机容量从2016年的163GW增长到2021年的306.3GW,新增电源占比从60%左右攀升至80%以上,成为新增电源占比第一。 主力。 从投资来看,近五年可再生能源年均投资达到3080亿美元。 尤其是2020年,尽管受到COVID-19疫情影响,仍逆势增长,年度投资超过3200亿美元,体现了强劲的发展韧性和潜力。 据国际能源署预测,未来五年全球可再生能源年均新增装机容量将达到305GW,较过去五年增长近58%。 其中,预计2026年光伏发电年度新增装机容量将达到260GW,近五年增长近58%。 陆上和海上风电年均新增装机容量将分别达到75GW和21GW,增长105%。 此外,随着可再生能源在电力系统中的比重逐渐提高,储能和氢能市场也将迎来快速发展。 据国际能源署预测,2026年全球储能装机容量将超过270GW,氢电解槽产能将攀升至17GW。

3、技术进步带动可再生能源发电成本持续下降。

在光伏领域,随着材料和制造技术的不断突破,2020年大型单晶电池平均转换效率已达到22.8%,较2016年增长近3%。2020年全球平准化发电成本新增光伏发电度电成本已降至0.057美元/千瓦时,较2010年下降85%。风电领域,全球新建陆上和海上风电场度电成本已降至0.039美元/千瓦时,美国新建陆上和海上风电场度电成本已降至0.039美元/千瓦时。 2020年分别为0.084美元/kWh,较2010年下降56%和48%。随着异质结、大型风力发电机等新型电池技术的快速发展,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电的度电成本将持续下降未来会下降。

4、可再生能源项目投资者日趋多元化,市场竞争日趋激烈。

与传统水电、火电等电力项目相比,以风电、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项目开发周期较短、行业门槛较低、投资金额较小。 近年来,壳牌、BP、道达尔能源等国际能源巨头高调进军新能源行业。 英国石油公司宣布2030年前平均每年投资50亿美元新能源业务。壳牌计划2021年至2025年每年在新能源领域投资20亿美元至30亿美元。道达尔能源提出可再生能源装机容量将达到到2030年达到100GW。此外,欧美养老基金、私募基金等机构也在通过收购等方式加大对新能源的投资。 未来新能源投资市场的竞争或将更加激烈。

中国可再生能源发展现状及趋势

“十四五”时期是推动我国可再生能源高质量发展的关键时期。 我国可再生能源产业发展迅速、规模较大。 累计新增装机容量长期位居世界第一。 光伏、风电等领域技术创新和成本降低步伐不断加快。 产业链、供应链日趋完善。 一些优势企业已率先进入国际市场。 市场。 但目前,我国在全球可再生能源治理、市场规则、行业标准、技术规范等领域的话语权仍较弱。 许多企业在国际市场竞争中处于劣势。 “走出去”进程缓慢,国际市场份额较小。 这与我国作为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市场和产业的地位不匹配。

一、投资及发展情况

中国企业海外可再生能源投资尚未进入第一梯队。 与国内可再生能源市场投资如火如荼的情况不同,长期以来,中国企业对海外可再生能源市场的投资进展缓慢。 以近年来蓬勃发展的越南市场为例。 截至2021年10月31日,越南首轮风电并网项目84个,其中中国企业投资的比例不足10%。 从国际化程度来看,2019年至2020年,德国莱茵、西班牙伊贝德罗拉、意大利电力等企业海外收入均超过60%,而国内同类企业海外收入不超过10% 。 此外,中国企业目前主要通过购买项目开发权或已投入运营的电厂的方式获取海外能源项目。 在对投资公司综合能力要求较高的纯绿地开发和公开招投标方面,与世界一流投资机构相比仍有差距。 大劣势。

2、装备制造“走出去”情况

光伏制造全球领先。 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光伏产业产业规模不断扩大,已形成全球最完整、最具竞争力的产业链,拥有稳定的生产制造能力。 2020年,我国光伏企业多晶硅、硅片、电池片、组件产量分别占全球76%、96%、83%、76%,占据绝对领先地位。

风电制造国际竞争力有待提高。 虽然我国风电装机容量和制造能力均位居全球第一,但产品主要供应国内市场,海外市场占比较小。 2020年,全球除中国以外的风电新增装机容量为38.6GW,我国风机出口量为1.19GW,占比仅为3.1%,主要用于中资企业投资或EPC项目。 由于我国风电设备企业“走出去”时间不长,项目和成果较少,国际知名度和认可度不高,在与GE等国际巨头竞争时处于明显劣势、维斯塔斯和西门子歌美飒。

3、金融服务

金融机构对海外可再生能源项目的支持有限。 与国际金融机构相比,中国金融机构在海外可再生能源市场的渗透率还有待进一步提高,对中国企业的支持潜力还有待进一步挖掘。 目前,全球领先的西班牙银行国际银行仅2020年就完成了307个新能源项目116亿欧元(约合人民币835亿元)的融资,其中87%是西班牙以外的国际融资。 产品、价格、软实力等因素使我国金融机构在与国际同行的竞争中处于劣势,导致融资金额有限,加大了企业发展项目的财务负担。

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前景

当前,世纪变迁和世纪疫情叠加共振,国际形势复杂演变,世界能源发展格局也在发生深刻变化。 其中,随着能源转型加速,可再生能源在全球能源治理和博弈中的地位越来越重要。 在此背景下,推动我国可再生能源合作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一、中国企业积极布局东南亚可再生能源市场

东南亚是“一带一路”沿线重点合作地区,人口密集、政治稳定、经济活力强劲。 2019年,中国对东盟能源投资占对外能源投资总额的45%以上,位居“一带一路”沿线地区首位。

截至2020年,中国在东盟地区投资、建设和供应的可再生能源项目总装机容量超过62GW,其中水电占比较大,新能源项目占比逐年上升。 《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的生效,进一步拉近了中国与地区国家的合作距离,为未来可再生能源项目合作奠定了良好基础。

2、中国企业积极跟踪中亚可再生能源市场

中亚五国幅员辽阔,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 其中,乌兹别克斯坦近年来经济发展良好,可再生能源市场发展迅速,吸引了大量外国投资者。 竞争日趋激烈,光伏项目中标价已低至1.79美分/千瓦时。 目前,中国企业积极跟踪区域市场,但投资项目较少,EPC承包业务仍是主营业务。

3、中东北非地区可再生能源投资竞争加剧

该地区拥有广阔的沙漠和戈壁,是建设光伏发电的理想场所。 近年来,地区国家出于能源转型和可持续发展的考虑,大力发展光伏、光热、绿氢等新能源。 中东和北非(MENA)地区的光伏市场目前价值约为200亿美元。 市场的火爆,竞争也愈发激烈,全球最低电价记录不断被打破。 中国企业在该地区主要从事EPC承包业务,项目规模较大。 但由于电价低廉、竞争激烈,亏损现象屡见不鲜。

4、中南美洲可再生能源资源丰富

尤其是巴西、阿根廷、智利、墨西哥等国家拥有优良的自然资源。 该地区市场政策较为完善,但建设成本和汇率风险较高。 目前,中国企业在一些国家可再生能源市场投资建设已取得一定成效,正在积极跟踪布局。 撒哈拉以南非洲可再生能源市场仍处于起步阶段,中国企业将重点放在重点国家。

5、非洲风景资源丰富

但受限于政治不稳定、市场需求不足等诸多风险因素,大多数非洲国家可再生能源市场发展仍不完善。 中国企业主要聚焦南非等一些重点国家,并依托其他项目合作基金会扩大项目总量。 承包业务总体规模较小。

6、中东欧市场国家差异较大

中东欧不少国家作为欧洲新兴经济体,市场需求较为旺盛。 与此同时,波兰等国家对煤电退役的强烈预期,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带来了机遇。 但中东欧国家虽然整体营商环境优越,但项目建设流程复杂,多参照欧盟标准,技术要求较高,且部分国家与中国关系紧张。 目前,中国企业已在一些国家取得进展,并进入波黑、塞尔维亚等国家市场,并正在逐步扩大规模。

7、欧美可再生能源市场规模大、标准高。

美国和西欧可再生能源市场规模大、市场机制规范、技术标准严格、融资成本低。 受政治环境影响,中国企业尤其是央企进入这一市场面临挑战。 目前,中央企业主要在该地区经营。 为了收购已投产的项目,绿地开发和EPC承包业务较少。

促进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的建议

以推动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努力实现碳达峰和碳中和为目标,以建立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为指导,围绕全球发展倡议和共建“一带一路”倡议,全面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新能源安全战略和“四革命一合作”新发展理念,坚定不移推动我国能源“走出去”可再生能源产业,统筹规划、协调推进、分步实施、长远致胜,充分发挥整体产业链的资源优势和投资开发的带动作用,要多措并举,采取多方结合的方式,推动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多管齐下,不断提高企业国际竞争力,全面提高海外可再生能源项目质量和效益,全面推动可再生能源国际合作不断深化和深化。 实现并实现高质量发展。

一是坚持政府引导、企业主体,实现政策与市场双轮驱动。 政府层面,建立健全政策引导体系,优化政务服务流程,充分发挥政府间合作机制和平台作用,强调合作规划引领作用,为“走出去”创造良好环境和有利条件。出去”。 企业层面,坚持市场化原则和企业市场主体地位,引导企业坚定信心,稳步实施国际化战略,努力培养国际化人才,提高技术创新和风险管控能力,鼓励支持企业积极开拓海外市场,在与国际同行的竞争中不断提高自身实力。

二是坚持资源整合、统筹协调,推动集团海外拓展和良性竞争。 要牢牢抓住项目投资开发机遇。 一方面,发挥带动作用,带动产业链上下游企业共同出海。 另一方面,通过整合产业链优势资源,提升投资开发企业的国际竞争力。 同时,对于重大项目和重点项目,我们将加强国家层面的统筹协调和利益相关方的沟通,避免内部无序竞争。

三是坚持差异化布局、精准发力,强化风险防范和高效利用资源。 一方面,我们坚持“不去危险地区、不乱地区”的原则,根据不同区域市场的情况和特点,提出“拓展东南亚、完善中东、北非洲、强化中南美洲和中东欧、强化中亚、“欧美非”差异化布局原则,优化资源配置。 另一方面,要聚焦重点国家,集中优势资源,推动一批示范成果落地,以点带面逐步打开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