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国际化 提升国际能源话语权

作者:徐勤华,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院长、教授

2020年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来,全球经济发生新变化,能源转型呈现加速态势:一是全球油气价格大幅波动,引发市场普遍担忧。各国保障传统能源供应、争取“能源独立”的声音明显增强。 二是极端天气现象频发,气候问题更加严峻。 各国对此问题给予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争相提出“碳中和”时间表,积极推动能源转型。 第三,COVID-19大流行对全球经济造成重创,各国普遍选择用凯恩斯主义的大规模政府投资来提振经济,发展可再生能源,实现能源转型成为共同选择。

可见,能源转型已成为探索全球能源治理新路径的重要内容。

技术、市场、合作共进

长期以来,中国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相对较小,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相对缺席。 但改革开放后,特别是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后,中国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地位不断上升。 它不仅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原油和天然气进口国。 ,已成为全球能源结构中的重要部门之一。

同时,中国也是全球能源转型的积极推动者。 2016年,中国已是全球最大的可再生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 通过将能源技术与电力技术、信息技术等相结合,有效推动了可再生能源产业的发展,使中国在全球能源转型的多个领域处于世界领先地位。

中国在全球能源格局中的重要地位,不仅增强了国内能源实力,为能源强国向能源强国转变提供了重要保障,也更加积极地参与全球能源治理。 一方面,中国积极拓展与现有机制的合作,如与国际能源署(IEA)、国际能源论坛等专门的能源治理机制建立伙伴关系或联盟,积极参与区域性、综合性的能源国际机制治理议程与全球能源治理体系改革。 另一方面,通过打造以“一带一路”能源伙伴关系和全球能源互联网发展合作组织为代表的一系列国际新机制,中国也在积极为全球能源治理贡献“中国方案”,为全球能源治理提供新的公共空间。商品。 得到国际社会的认可。

应当看到,中国既是需求旺盛的能源市场大国,也是能源生产大国。 特别是丰富的煤炭储量和强大的开发出口能力,是中国影响国际能源秩序、参与国际能源治理的重要因素。 杠杆。 此外,中国还是核大国,有条件在一些大国推动的“国际铀浓缩中心”和“铀银行”的形成中发挥重要作用。 中国与世界主要发达国家同为能源消费国,在维护国际能源市场稳定方面有着共同利益和合作空间。 中国能源企业经营水平不断提高,“走出去”战略实施取得重要进展,积累了一定经验,比较优势逐步增强。

上述因素增加了中国在国际能源规则制定中的话语权,国际能源秩序有望朝着有利于中国的方向转变。

整合、利用和转化

面对能源安全、环境保护、气候变暖等全人类共同面临的挑战,中国必须参与国际能源治理体系的框架,必须在能源体系的设计和运行中争夺话语权的能量规则。

“国际能源治理”有五个要素:

一是国际能源治理的价值,即在全球范围内治理能源事务的理想目标。 这一目标普遍超越了国家、种族、宗教、意识形态和经济发展水平。 例如,亚太经合组织提出的“低碳城镇”、“智慧能源社区”等能源发展新概念。

二是国际能源治理规则,包括所有用于规范国际能源关系、规范国际能源秩序的跨国原则、规范、标准、政策、协议和程序。 例如,能源宪章对过境能源运输有一些规范要求。

三是国际能源治理的主体,即制定和实施全球规则的组织主要有两类,即“政府、政府部门和地方政府当局”和“各种政府间和非政府国际组织”。能源组织”。 ”,后者如国际能源署、欧佩克、世界能源理事会、能源宪章和国际能源论坛。

四是国际能源治理合作机制,包括联合国、亚太经合组织、东盟+3、上海合作组织、中亚区域能源、大湄公河次区域、东北亚等全球和区域能源治理合作机制。团体等待。

五是国际能源治理的经济协调手段,即能源现货市场和能源期货市场。

当前,世界已进入非对抗性竞争与合作时代,制度设计和规则运行的话语权掌控程度是衡量一个国家参与和影响国际竞争与治理能力的有效试金石。 中国国际能源治理的基本方针应确定为:整合、利用和改造相结合,利用中融合,转化中利用,积极稳妥地推动国际能源新秩序的形成。

“融入”意味着加入,成为其中的一员。 在任何国际机制中,这都是后来者和弱者的不得已和相对明智的选择。 唯有当下融合,才能了解和熟悉现有的国际能源博弈规则和国际能源秩序中各行为体之间的相互关系,使之符合我国能源利益,避免或减少可能存在的利益冲突和恶性竞争,确立国际能源秩序。 “负责任的大国”形象。 要“融入”,就要广泛参与各类国际能源活动,努力发展各类国际能源关系,积极稳妥地加入现有国际能源治理合作机制。

“用”是融合的目的,是现阶段中国“有所作为”努力的主攻方向。 只有有效利用现行国际能源秩序,中国的国际能源利益才能得到维护。 为“用”,要加强对各种国际能源关系和国际能源规则的考察,找准我国国家利益与现行国际能源秩序的契合点,妥善谋划各种国际关系,充分调动各种国际力量对中国有利的。 因素。

“改造”是中国在国际能源治理中的长期任务。 只有从根本上改变不公平、不合理的国际能源秩序,中国的国际能源利益才能得到保障。 基于能源安全和发展的中长期需要和中国新能源安全观的要求,中国应着力推动形成“合理、和谐、共赢、稳定”的国际能源秩序。

云南能源研究院:yunnengzk

云南能源研究院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