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拥硅为王再现 ! 多晶硅十年大变局

正可谓是:得硅料者得天下! 

自08金融危机之后,多晶硅价格便一泻千里,从最高约500美元/公斤迅速回落至几十美元/公斤的时代。

伴随着近两年来硅料价格的持续上涨,多晶硅再次成为了光伏行业的“宠儿”,一个“拥硅为王”的时代又悄然回到了人们的视线。

如今王者归来,还是那个熟悉的味道,还是那个熟悉的氛围。不同的是,时过境迁,舞台早已换了主角。

多晶硅

多晶硅价格大变局

曾经,中国光伏产业面临“两头在外”的尴尬局面。

由于当时光伏产业链中游的电池与组件生产端在国内,而原料端和市场端却在海外。在上游没有议价权,在下游没有定价权。这相当于是把生产制造的能耗污染留给了自己,把清洁能源奉献给了国外。

可以说,中国光伏燃烧了自己,照亮了他人。

作为产业链上游最核心的多晶硅产品,由于当时国内多晶硅产量不能满足市场需求,我国硅料加工企业不得不从海外大量进口。

2008年及以前,受欧美补贴政策刺激,光伏市场需求出现井喷。由于多晶硅技术被欧美、日本等少数发达国家垄断,产能扩张也有限,彼时多晶硅的价格从最低不足10美元/公斤一直飙升到400美元/公斤之上,最高一度触及500美元/公斤。

08金融危机之后,市场需求疲软,2009年多晶硅价格出现大幅跳水。加之国内企业突破多晶硅技术瓶颈,随着产能释放和供需趋于平衡,多晶硅价格已经下降至50美元/公斤左右。

2010-2011年,受光伏市场需求超预期而硅料产能不足,导致多晶硅价格出现短暂供不应求的现象,其价格在2011年中回升至75美元/公斤左右。

其后2年,由于光伏市场需求萎缩和产能增加,导致多晶硅价格持续下跌。到2013年底,多晶硅价格下跌到20美元/公斤左右。

在随后的大约5年时间里,国产多晶硅产能逐渐释放,国内光伏市场需求快速增长,多晶硅供需在整体上维持基本的平衡,价格大体围绕25美元/公斤上下波动。

2018-2019年,随着531光伏新政的出台,国内光伏市场增量需求下滑,多晶硅需求量受到一定的冲击,其价格在2019年末被打到10美元/公斤之下,最低维持在8美元/公斤左右。

需求增长价格回升

2020年以来,在“双碳”战略大背景下,全球光伏市场需求出现大幅增长,而上游硅料企业新增产能释放有限,多晶硅出现供需偏紧,导致其价格持续上涨。

至2022年7月份,硅料价格已经创下近10年来的新高。其中单晶复投料价格最高突破31万元人民币/吨(约45美元/公斤)。其后数月价格均维持在30万元/吨之上的历史高位。

在不到两年的时间里,从2021年初的8万元/吨上涨至如今的30万元/吨之上,硅料价格净增长了大约3倍。

从2011年中的大约75美元/公斤到2019年底的不足10美元/公斤,再到2022年中的大约45美元/公斤,在大约10年的时间里,多晶硅价格走出了一个“V”字形。

至此,“拥硅为王”时代再现!

硅料“四大天王”

在近年来光伏行业高景气度下,随着硅料价格持续上涨,光伏企业特别是上游硅料龙头企业盈利能力大增,赚得钵满盆满。

近日,一部分光伏上市公司陆续披露了2022年前三季报或业绩预告。其中,有着“硅料四大天王”之称的通威、协鑫、大全和新特等四家巨头公司业绩纷纷大涨。

10月27日,大全能源发布2022年三季报显示,该公司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46.77亿元,同比增长约2倍;归属净利润150.85亿元,同比增长2.4倍。其前三季度净利润额已经是去年全年净利润57.24亿元的2.6倍左右,创历史最佳。此外,其今年前三季度的销售毛利率高达73.98%,位居光伏行业第一。

通威股份于10月20日发布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实现营收1020.84亿元,同比增长118.60%;归属净利润217.30亿元,同比增长2.66倍。不仅三季报营收突破千亿,而且净利润也是行业之首。

新特能源近日发布的今年三季报显示,其今年前三季度实现营收259.31亿元,同比增加99%;归属净利润为96.50亿元,同比增长2.2倍。该公司三季报的净利润是去年全年净利润49.55亿元的2倍左右,也创出历史新高。

此外,协鑫科技于10月16日发布了前三季度光伏材料业务(主要包括多晶硅和硅片)的主要经营数据显示,其前三季度光伏材料业务利润约127亿元,创历史最好成绩;第三季度颗粒硅产量占比已提升至45%左右,成为其业绩增长的新引擎。

可以看到,“硅料四大天王”今年的业绩纷纷大涨,盈利同比均实现数倍的增幅,成绩斐然。

监管出手约谈

然而,由于近年来多晶硅价格不断攀升,但光伏行业的利润主要集中在产业链中上游特别是硅料领域,导致产业链下游不仅利润低薄甚至有部分企业已经出现亏损的情形。因此,这对于光伏行业整体长期发展极为不利。

有鉴于此,为深入引导光伏产业上下游协同发展,今年10月9日,工信部、市场监管总局、国家能源局等三部委约谈部分多晶硅骨干企业,引导相关单位加强自律自查和规范管理,严厉打击囤积居奇、炒作哄抬价格等行为。

此番监管出手约谈,有望缓解产业链发展不平衡,促使光伏产业回归理性。

产能过剩风险犹在

在“拥硅为王”的大背景下,龙头企业也在纷纷扩张产能。

在多晶硅方面,根据各企业今年初的发展规划,到2022年底,通威的多晶硅产能将达到23万吨,协鑫科技的多晶硅产能将达到36万吨,新特能源的多晶硅产能将达20万吨,大全能源的多晶硅产能将达到15.5万吨。仅上述“四大天王”今年底多晶硅的总产能就达到94.5万吨。

然而,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以来国内硅料扩产规划总规模超过200万吨,产业链下游的硅片、电池和组件环节的总扩产规模将近900GW。

据行业分析预计,到2025年底,我国多晶硅的总产能将达到300万吨以上,可生产组件超过1000GW。然而据CPIA预计,在乐观情况下,预计到2025年全球新增光伏装机量仅330GW。也就是说,未来3年里,国内光伏产业总产能将超出全球总需求的2倍左右。

从一定程度上说,保持合理适度的产能过剩,是有利于光伏行业降本提效,有利于光伏行业持续健康发展的。不过,过早过快地产能大扩张,也会对光伏行业整体发展极为不利,未来甚至可能引发价格战等恶性竞争,造成行业发展混乱的局面。

总之,凡事过犹不及。把握行业发展的“尺度”,光伏产业才能走得更健康,更稳健,景气度也能更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