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能源革命:生态文明建设的引擎

能源革命既是生态文明的体现和代表,也是生态文明的动力和引擎。 习近平同志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指出:“推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构建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凸显了实现能源节约的重要性生态文明建设中的可持续发展和保障国家能源安全。 重要地位,为进一步推进我国社会主义生态文明建设指明了方向。

推进能源革命的战略基础

推进能源革命既是建设生态文明的本质,也是建设生态文明的必由之路。

维护能源可持续和文明转型的科学选择。 能源是人类生产、生活所必需的燃料和动力。 它可分为两类:不可再生能源和可再生能源。 当能源储存与开采、生产与产出、供需关系发生波动时,社会经济发展将面临重大威胁。 为了确保可持续发展,必须确保能源可持续性。 可见,能源是影响可持续发展的基础性、关键性因素之一。 特别是由于能源开发利用的对象、侧重点、方式和方法的不同,推动了人类文明不同阶段或类型的发展。 火的发现和发明,开启了从愚昧、野蛮到文明的历史进程。 在此基础上,如果说薪材奠定了农业文明的物质基础,那么随着从薪材的采集和使用转向煤炭和石油的开采和利用,人类文明进入了工业文明时代。 薪材具有可持续性高、能源效率低的特点。 与薪材相比,煤炭、石油等石化能源虽然具有较高的能源效率,但其不可再生性,其使用会造成严重的环境污染和原材料损失。 逐渐出现短缺。 电力和核能进一步推动了工业文明的发展,但其安全隐患和生态弊端一直受到人们的担忧和诟病。 现在,人类迫切需要转向清洁能源和太阳能等可再生能源。 新能源具有可持续、能源效率高的特点。 随着新能源的转换,人类文明将进入太阳文明时代。 显然,从薪柴文明、石化文明到太阳文明的历史进程,就是人类不断建设生态文明的过程。 就此而言,能量转换机制是推动文明进化的驱动力机制。 迈向社会主义生态文明新时代,必须大力推进能源革命。

科学选择应对国内能源短缺和节能减排。 我国的基本国情之一是能源总量蕴藏量大、人均占有量低。 经过长期发展,我国已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形成了较为完善的能源供应体系,技术装备水平显着提高,生产生活能源条件显着改善。 不可否认,我国也面临着能源需求压力巨大、能源供给约束较多、能源生产和消费对生态环境造成严重破坏、能源技术整体落后、能源体系僵化等一系列问题。 。 比如,从能源消费总量来看,1981年至2014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从5.9×108标准煤增长到42.6×108标准煤,消费总量快速增长。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2016年我国能源消费总量为43.6亿吨标准煤,比2015年增长1.4%。从能源效率来看,我国能源消费占世界能源消费的22%。世界总量,而我国GDP仅占世界的11.5%。 也就是说,我国单位能源产出效率仅相当于世界平均水平的1/2。 从能源结构来看,1981年至2012年,我国煤炭消费占能源消费总量的比重一直保持在70%左右。 这是我们节能减排压力巨大的重要原因。 现在,无论是从排放总量还是人均排放水平来看,我国都已经成为全球最大的二氧化碳排放国。 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我国张开嘴消耗能源,特别是石化能源,不仅会超出我国的生态环境阈值,还会增加全球自然生态系统的压力。 相反,如果我国能源利用效率提高到世界平均水平,每年将减少一半的能源消耗。 节能意味着减排。 使用一半的能源可以显着减少污染物排放。 因此,只有推动能源革命,才能保持和实现我国能源和环境的可持续发展。

应对全球能源危机和气化变暖的科学选择。 西方工业化进程中,由于对能源的粗放开发利用,能源储量锐减,加速并导致全球能源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全球能源体系尤其是能源价格主要由美国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主导。 近年来,国际油价大幅波动,对世界能源市场产生深刻影响,未来走势充满变数。 在此形势下,地缘政治关系日趋复杂,不稳定不确定因素明显增多。 为了控制能源市场,美国甚至不惜发动战争。 在此过程中,能源生产国和消费国的利益不断分化和调整,全球能源治理体系加速重构。 与此同时,为应对能源危机,世界能源技术创新及其产业化进入新的活跃期。 特别是在转向“绿色新政”的过程中,世界各国都注重发展清洁能源和可持续能源。 但新能源、可再生能源开发生产成本较高,竞争优势尚未显现。 因此,化石能源的主导地位短期内难以撼动。 此外,由于能源开发利用方式不当,造成了全球变暖等严重的生态环境问题。 这样,低碳发展成为全球的共同选择,这也导致了全球低碳能源的竞争日趋激烈。 围绕《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及相关后续文件的签署和实施,各国展开了激烈的外交竞争。 美国退出《巴黎协定》的野蛮和自利行为增加了全球低碳发展的不确定性。 显然,当前的全球能源体系是不可持续的。 对于正处于改革开放进程中的中国来说,只有积极推动能源革命,才能有效应对上述挑战,维护自身能源安全和生态安全。

推进能源革命的系统要求

党的十八大提出推进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的要求后,2014年6月13日,习近平总书记提出“四个革命、一个开放”的能源革命总要求中央财经领导小组会议:推动能源消费、供给、技术、制度革命,推动国际能源合作。 2016年12月29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年)》,基于上述框架安排了我国能源革命议程。 现在,我们要按照上述精神和党的十九大精神,从消费、供给、技术、制度等方面系统推进能源革命。

推动能源消费革命,建设节约型社会。 开发能源的目的是为了供人类使用,但人类消费能源的行为必须考虑以下问题:能源是否可持续、能源储量的含量、能源开发的综合成本等。能源必须保持在其再生周期范围内,不可再生能源的消耗必须保持在其技术更替周期范围内。 这样,遏制不合理的能源消耗,节约能源就成为人类的明智选择。 当前,我国能源消费结构不合理、浪费严重,是导致能源短缺和环境污染的重要因素。 因此,推进能源消费革命,必须做好以下三件事:一是遏制能源不合理消费特别是高消费,必须切实落实节能优先政策,并将其贯彻落实到全社会。贯穿经济社会发展全过程、各领域。 在能源消费领域,要坚决实行能源消费总量和能源消费强度双控,并建立相应的监管机制。 二是改变能源结构不合理特别是能源消耗高的问题,要推动产业结构和城乡结构向低能耗方向改革,倒逼能源消费结构调整。向更清洁、低碳、更安全、更高效的方向发展。 三、为有效应对全球变暖、切实履行我国减排承诺,需要加强节能降耗,大力发展节能低碳产业和清洁能源产业,严格控制和促进能源节约节约减排,发挥节能减排作用。 协同推进。 此外,节能与提高能效必须有机统一。 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节能型社会。

推动能源供给革命,建设能源供给多元化社会。 能源供应问题不仅包括能源的品种和类型,还包括能源的来源和渠道。 从前者来看,我国能源供应主要以石化能源为主,这是不可持续的。 从后者来看,我国已从改革开放初期的能源净出口国转变为如今的能源净进口国,能源对外依存度不断加大。 例如,石油对外依存度从2000年的27%上升到2015年的59%。这种发展趋势不仅严重威胁国家能源安全,还可能带来其他挑战和风险。 因此,推进能源消费革命,必须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彻底扭转以石化能源为主的能源结构带来的能源不可持续、气候变暖、环境污染等问题。要推进煤炭宽松治理和煤炭消费减量替代,同时要推动煤炭清洁高效开发利用,促进煤炭绿色生产。 二是为降低我国能源对外依存度,保障国家能源安全,增量需求的实现主要依靠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积极发展天然气、煤层气、页岩气,加快发展风电能源、太阳能、生物质能、水能、地热能,安全高效发展核能。 三是切实提高能源供给质量和效率,增强供给适应性和灵活性,要大力推进能源供给侧改革,运用市场手段严格控制能源增量,优化能源存量,合理控制能源要素成本。 此外,还要优化能源生产布局,协调能源生产和输送。 总之,只有大力发展新能源,优化能源供应结构,形成多轮驱动、安全可持续的能源供应体系,才能有效推动能源供应革命。 这样,就可以建立一个能源供应多元化的社会。

推动能源技术革命,建设能源技术先进社会。 技术革命在能源革命中占有至关重要的地位。 从全球范围看,以清洁、低碳、安全、高效为特征的能源技术正在引发全球能源变革。 从我国实际情况来看,能源技术相对落后是造成我国能源效率低、污染重等问题的重要原因。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必须用技术创新来驱动能源革命和产业升级。 当前,我国能源技术革命重点关注以下三点:一是为了实现节约能源、提高能源利用效率的目标,要大力推广先进高效节能技术,鼓励使用高效节能生产装备和生活设施,重点发展煤炭清洁高效利用和节能新技术,将高效节能技术广泛应用于工业、建筑、交通等领域,发展能源共生机制。 二是建立清洁低碳、安全高效的能源体系,要大力推进清洁能源和可再生能源技术大规模开发利用,加快发展核能、太阳能、风能、生物质能等清洁能源和新能源技术。 推动能源系统向可持续方向发展。 三是推动能源技术成果转化,要提升节能环保工程技术和装备制造能力,研发、示范、推广一批先进节能环保技术和设备; 新设备的研发和推广将促进生物质发电、生物质能源、沼气、地热能、浅层地热能、海洋能的应用。 总之,要立足我国国情,紧跟世界能源技术革命新趋势,分类推进能源技术革命,并与其他领域高新技术密切配合,培育能源技术及其相关产业。产业成为带动我国高质量发展的新增长点。 。 只有这样,才能建设能源科技先进社会。

推动能源体系革命,构建能源体系合理的社会。 市场经济条件下,市场机制、宏观管理和法治治理是影响能源体系的三个基本要素。 只有三者达到平衡状态,才能形成合理的能量系统。 当前,我国能源体制改革的重点和方向是:一是要有效扭转能源价格不合理问题,要恢复能源商品属性,形成以能源价格为主的机制。建立能源消费总量和消费强度双轨制。 建立健全能源使用权和碳排放权初始配置制度,实行合同能源管理,加快形成企业自主经营、消费者自由选择、商品和要素自由流动的能源市场体系。 其次,为了保证能源的公共性,维护能源市场的有序,有效克服能源市场的失灵,政府必须加强对能源市场的监管。 同时,要切实转变政府能源监管方式,推动建立能源领域预算管理制度、有偿使用制度和交易制度,完善节能环保税收优惠政策。保护、新能源。 此外,要充分发挥人民群众在能源治理中的主体作用,建立健全战略规划、规划实施、政策支持、监管到位的科学能源管理模式。 三是依法推进能源革命,要启动能源领域法律法规的制定、改革和废止,研究制定节能评估和审查、修订等法律法规。能源法、电力法、煤炭法等能源法,建立健全能源法律体系。 同时,要加强对浪费能源等行为的执法监督和专项检查,依法加大对能源领域腐败的打击力度,通过法治凝聚能源改革共识。能源法。 总之,只有深化能源体制改革,才能走上能源发展的快车道,建立能源体系合理的社会。

推进能源革命的国际条件

中国的发展离不开世界,中国的能源革命也需要在开放的环境中进行。 我们要统筹国内外大局,充分利用两种资源、两个市场,建立全方位能源开放格局。 在开放条件下,我们必须切实维护和实现国家能源安全和生态安全。

构建能源命运共同体。 我们要在以国内为主的前提下,加强能源革命涉及的各个领域、各个方面的国际合作,有效利用国际资源,努力构建能源命运共同体。 按照习近平总书记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倡议,我国《能源生产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年)》提出:“按照着眼长远、统筹兼顾的原则,多元化合作、互利共赢,要加强能源广泛领域、多层次、全产业链合作,构建连接我国与世界的能源合作网络,打造利益共同体和共同利益。在构建能源命运共同体过程中,需要做好以下工作:一是坚持“引进来”和“走出去”相统一,保障国内能源供应上,要坚持“引进来”,不仅引进传统能源和新兴能源,还要引进能源产品和能源技术;同时,要坚持“走出去”,不仅推广能源产品、能源技术能源标准、能源服务、能源企业、能源技术走出去的同时,也要推动传统能源产品和新兴能源产品走出去。 推动从能源资源向投资、基础设施建设、高科技、金融等领域拓展,从商品进出口向联合研发、联合生产转变。 二是坚持双多边机制相统一。 我们推动上海合作组织成员国建立能源俱乐部,加强与成员国的双边能源合作。 例如,中国和土库曼斯坦成功实施天然气贸易、中国-中亚天然气管道建设等重大合作项目。 同时,中方利用土库曼斯坦自然地理优势和中国技术优势,积极帮助土库曼斯坦发展太阳能、风能等新能源。 我们在“一带一路”框架下积极推动双边合作。 例如,中国与阿拉伯国家共建“一带一路”,主要构建“1+2+3”合作格局,“1”是以能源合作为主轴,“2”是基础设施建设、贸易和投资等。以投资便利化为两翼,“3”是指以核能、航天卫星、新能源三大高科技领域为突破口,最终构建互利共赢、安全可靠、长期友好的中阿拉伯能源战略合作关系。 三是推动全球能源治理机制改革,增强我国在国际能源事务中的话语权等权利。 我们要共同构建绿色低碳的全球能源治理结构,推动全球绿色发展合作。 在此框架内,要切实解决我国能源面临的外部挑战,加强能源战略、规划、政策、管理等方面的国际交流与合作,统一我国能源硬实力、软实力、智实力,增强能源发展能力。加强能源商品定价权,反对逆全球化思潮,有效维护国家能源安全。 在此过程中,能源“走出去”企业必须遵守当地法律,履行当地社会和生态责任,有效化解中国的“威胁论”。

构建核安全命运共同体。 核能是一种清洁、低碳、高效的能源,是目前常规能源特别是石化能源的重要替代能源。 但核能的开发利用必须坚持和平的原则和前提。 和平开发利用核能是实现能源安全、应对气候变化的重要举措。 当前,国际社会面临非传统安全问题突出、核恐怖主义潜在威胁加剧、核材料流失和非法贩运风险上升等核安全问题。 因此,有必要构建核安全命运共同体。 第一,坚持发展与安全并重。 我们要秉持以安全求发展、以安全促发展的理念,把发展和安全两个目标有机结合起来,让各国政府和核能企业认识到,任何核能发展都不能以牺牲人类利益为代价。安全是不可持续的。 二是坚持权利与义务并重。 国际社会有责任和义务严格执行联合国核问题决议和国际核问题公约,切实履行核问题国际承诺。 国际社会必须尊重各国和平开发利用核能的权利,尊重各国根据本国国情采取最适合核安全政策和措施的权利,尊重各国保护核敏感信息的权利。核安全。 三是坚持自主与协作并重。 各国政府必须高度重视自身核安全,强化维护核安全责任。 同时,各国应加强交流、互学共享,共同维护核安全。 我们应该通过互利共赢谋求普遍核安全。 四是标本兼治并重。 核安全问题表面上是安全问题,实质上是战争与和平问题。 因此,既要做好日常安全工作,又要坚持以和平方式解决热点问题和国际争端,以消除根源为目标,全面推进核安全。 安全。 只有这样,才能将核安全进程带入持续健康发展轨道,为我国核电发展提供国际安全保障条件。 在此前提下,国内核能开发利用必须以保障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为严格约束,将实现核电企业安全生产运营与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有机统一起来。 、有效防止核电泄漏,妥善处理核电。 切实加强国家核电安全监管,切实保障核能设施安全有效运行。

总之,只有在核安全命运共同体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框架内,才能有效推动国际能源合作,推动能源革命,最终构建清洁、低碳、安全的能源世界。和高效的能源系统。

推进能源革命的保障措施

加快能源革命是一项长期战略任务,也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

确立推动能源革命的国策地位。 为了实现人口、资源、环境的可持续发展,我们先后把计划生育、节约资源、保护环境作为我国的基本国策。 这些基本国策的制定,为我国生态文明建设提供了总体政策规范和指导。 现在,为了实现能源可持续发展,维护国家能源安全,《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年)》提出,要“把推动能源革命作为能源发展的国策”。 事实上,这还远远不够。 必须把能源革命上升为整个国家发展的基本国策,进一步完善生态文明领域的基本国策体系。 为此,需要通过规划、标准、统计等管理手段,进一步加强能源领域宏观管理。 一是在实施《能源生产和消费革命战略(2016-2030年)》的基础上,根据能源发展规律和社会经济发展要求,制定2030年后能源革命战略和研究“十四五”规划。 《》及后续能源规划,对能源领域未来可能出现的问题、挑战、趋势和趋势提出科学预测,强化能源革命的战略意图,确保能源革命系统性、长期性、可预期性、实效性二要完善节能标准体系,修订一批能效标准,只要是过时的,都要迅速修订,定期更新,真正落实。企业、建筑、交通等重点行业和设备实现节能标准全覆盖,用能企业在生产经营中要严格执行节能减排标准,实施绿色生产。在此基础上,开展节能标准化、循环经济标准化试点示范建设。 Third, in order to objectively reflect the production, import and export, inventory, purchase, consumption and energy unit consumption of energy, etc., the energy statistical system must be improved, focusing on improving the energy measurement system and the energy consumption statistical index system, and improving the direct report of the enterprise network System, increase statistical data review and strengthen statistical data quality management in accordance with the law to ensure that statistical data are objective, true and effectively connected. It is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the analysis and law enforcement of energy statistics to serve energy-related decision-making and management, thereby further deepening the energy supervision and management system.

Carry forward the mainstream value status of promoting the energy revolution. The awareness and behavior of social members are important factors affecting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energy. Therefore, in the process of incorporating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into the mainstream values ​​of society, it is necessary for us to promote the understanding of energy revolution at the same time and incorporate it into the socialist core value system. and core socialist values. On the one hand, because energy also has a threshold value, wise choices can help save energy. Therefore, we must firmly establish the concept of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that respects nature, conforms to nature, and protects nature, strengthens awareness of conservation,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nd ecological awareness, and actively cultivates energy conservation. Culture, promote social members, especially young people, to actively develop a conservation-oriented lifestyle and consumption patterns,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a conservation-oriented society, and accelerate the formation of a new pattern of energy consumption in which man and nature develop harmoniously. For this reason, we must take energy saving and high efficiency as an important content of quality education, carry forward the traditional virtues of the Chinese nation of “responsible for taking what is obtained and use it with restraint”, effectively correct the trend of extravagance, oppose high consumption, and make energy conservation a goal of the whole society. Virtue makes thrift become a common practice and a mainstream value in society. On the other hand, unreasonable energy structure is an important factor that causes and affects global climate problems. Therefore, in the face of global warming and the realistic pressure of energy conservation and emission reduction, it is necessary to put the requirements of “clean, low-carbon, safe and efficient” Further strengthen it in mainstream values ​​and make it a virtue for the whole society. The “Revolutionary Strategy for Energy Production and Consumption (2016-2030)” states that it is necessary to “incorporate the concept of ‘clean, low-carbon, safe and efficient’ into the publicity and education of the socialist core value system and promote it.” For this reason, it is very necessary to strengthen publicity and education. It is necessary to accurately explain the strategic thinking of the energy revolution and integrate the concept of “clean, low-carbon, safe and efficient” into all aspects of socialist spiritual civilization construction and the entire process of national education. For the vast number of energy companies, we must vigorously promote the Daqing spirit of “patriotism, entrepreneurship, truth-seeking, and dedication”, actively and effectively prevent the risks and dangers of being corrupted and wooed by vested interest groups, and severely crack down on tigers, rats, and flies in the energy field according to law. Only in this way can we ensure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of energy companies and become the main force in promoting the energy revolution. Only in this way can the enthusiasm, initiative and creativity of the people be fully mobilized in promoting the energy revolution.

In addition, it is necessary to actively promote the construction of the global energy Internet, vigorously develop smart energy, promote the development of “Internet + energy saving and emission reduction” and “Internet + smart energy”, and actively promote the technical model, The innovation of industry model and business model.

[The author of this article is a researcher at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Development and Strategy of Renmin University of China, a professor and doctoral supervisor of the School of Marxism, and the person in charge of the “Chinese Characteristics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Theory Research Studio” of the Beijing Publicity and Culture High-level Talent Training Funding Project; this article is from the Department of National Social Sciences Phased results of the fund’s special project “Research on Xi Jinping’s Socialist Ecological Civilization Concept” (Project Approval Number: 18VSJ0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