固废治理

“无废城市”建设试点迎来了帮扶组

如何建设‘无废城市’,如何将这一创新的城市发展理念、先进的城市管理思想落地,需要有专业人员来解读政策、规划方案和提供技术指导。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生态环境修复技术研究中心)主任温勇对记者说。

自2019年5月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工作以来,生态环境部针对11+5个试点城市和地区,组建了7个技术帮扶工作组,实施精准帮扶,旨在从国家层面指导地方做好试点建设工作。其中,温勇承担了无废城市建设试点第六帮扶组的技术帮扶任务。

2019年6月至2020年年初,温勇带领工作组奔赴海南省三亚市、山东省威海市、福建省光泽县三地,半年时间里已开展了三轮次的技术帮扶工作。

搭建平台,将各方力量拧成一股绳

据了解,无废城市建设试点第六帮扶组由来自生态环境部直属科研院所、国内多家高等院校及相关行业的专家组成。基于三亚市、威海市和光泽县三地不同的地域特色、产业特征和基础条件,开展针对性的调研和现场指导。

通过定期召开无废城市建设试点推进会,在帮扶组的协助下,以地方党委政府为责任主体、多部门共同参与试点建设的工作机制不断完善。建设‘无废城市’是一项创新性工作,一开始有些管理部门认识不清、理解不深。通过帮扶组的政策解读、问题诊断和跟踪评估,逐步理顺相关部门管理职责,各地形成了分工明确、统筹协调的运行机制。温勇说。

2019年9月,在现场调研了山东省威海市成山头水域之后,帮扶组提出了建设全国第一个无废航道的建议。

据了解,成山头水域总面积达4651平方公里,这里虽然海域面积不大,但每年来往的货运船、客运船达十几万艘,许多船只在这里或补给,或靠岸维修,由此产生的海洋固废问题比较突出。温勇手指着地图对记者说。

针对这一问题,帮扶组建议海事部门牵头,并邀请相关领域专家为成山头水域设计无废航道建设方案及考核指标。威海市人民政府发布了《威海市船舶污染物接收、转运及处置监管联单制度(试行)》,建立了生态环境、海事、住房和城乡、交通运输等多部门联合监管机制,实现对船舶污染物的闭环管理。在政府多部门的配合下,今年还未出现重大海上偷排事件。温勇说。

变废为宝,打通资源可循环产业链

从城市层面,将上下游产业链串联起来,上游的废物,可以成为下游的再生资源。将废物变为‘城市矿产’,既能从源头减量,又能解决城市资源紧缺问题。温勇说。

福建省光泽县是全国无废城市试点建设中典型的农业县代表。通过分析调研,来自生态环境部华南环境科学研究所、中国农业大学等专家提出,可以依托光泽县龙头企业资金、技术、资源优势,打造具有农业县域特色的无废产业链。

光泽县的圣农集团是中国南方规模最大的肉鸡食品加工企业。帮扶组在对养殖产业链进行评估后,根据上下游情况,建议企业以调结构、补短板为突破口,积极探索一条规模化养殖的废弃物综合利用循环产业链,打造无废圣农模式。

通过鸡粪干燥—燃烧—热能收集—发电—尾气净化工艺,建设生物质发电厂,破解鸡粪治理难题,并为周边企业生产提供电力和热能。

目前,企业年处理鸡粪达27.4万吨,年发电量1.68 亿千瓦时,年可减排COD12.9万吨、氨氮2500吨。

除此之外,帮扶组还协助企业遴选了生物制药单位,深挖鸡血、鸡毛等固体废弃物的附属品价值,逐步实现企业废物全量资源化利用和无害化处理。

量身定制,打造一个样板、创造一个模式、树立一个榜样

‘无废城市’建设没有先例可循,要打造一个样板、创造一个模式、树立一个榜样。在谈到如何实施精准帮扶时,温勇这样对记者说。

海南省三亚市作为国际热带海滨旅游城市,生活垃圾、快递包装物等产生量随旅游人口增幅的变化较大。针对这一特点,帮扶组提议建立从入岛到离岛的无废城市模式,借助旅游产业传播生态文明的旅游文化和无废城市理念。

帮扶组建议细化三亚市无废酒店无废旅游景区无废机场实施方案。例如三亚市凤凰国际机场,推出无纸化便捷乘机服务,并会同航空公司探索减少一次性餐具等塑料制品的可行举措。

从旅游产业入手,通过把控机场、酒店、景区等关口,宣传‘无废城市’理念,对固体废物的产生和流向等信息进行调查,做细做精,从而带动整个三亚市‘无废城市’细胞工程建设。温勇说。

为有效推动三亚市、威海市和光泽县的无废城市建设工作,第六帮扶组一直在努力着。虽然三个城市有着不同的地域特点和创建模式,但管理思路上存在共性。温勇表示,下一步,将建立三地政府层面的互动机制。组织开展三地政府互访和实地考察活动,相互交流无废城市管理理念。

开展无废城市建设试点帮扶工作以来,温勇最大的体会是,从政府管理部门到企业生产者,再到普通市民,大家对无废城市的认知度提高了,从生活垃圾分类到限制使用塑料袋,无废理念已逐渐融入到城市发展体系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