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保护

镇店之宝:这窝恐龙蛋二十万卖了赎回难

镇店之宝:这窝恐龙蛋二十万卖了赎回难
卖家:“再也没有这么好的东西了!”
什么叫买卖?《大宅门》里的白景琦和两位管家到安国办药,不论是买黄连还是购人参,用几分钟时间讨价还价,随后各回各家,买卖过程就这么简单,谁也不后悔。
可是,也有些买卖,让卖家直叹后悔,非得花半年时间才能告一段落。
在新疆真珍珠宝商城里有一窝恐龙蛋,共计150枚。新疆真珍珠宝商城经理白文贤介绍说,商城于2009年以20万左右的价格购买到这窝恐龙蛋,买卖达成后,卖家不断来电话,希望能回购这窝恐龙蛋,售出半年后,卖家出价已至25万,商城依旧没舍得转让。
半年后,卖家才放弃了求购的想法,这窝恐龙蛋才在商城里安稳落户。
这窝恐龙蛋为什么让卖家牵肠挂肚甘愿加价回购,为什么买家面对高价回购的也不愿放弃?白文贤说,这窝恐龙蛋能到新疆不容易。因为新疆有个奇怪的现象,有恐龙化石,恐龙蛋却非常罕见,所以,他就有了收藏恐龙蛋的想法。 


3月11日 陈列在新疆真珍珠宝商行展厅的恐龙蛋化石。

2007年,他因工作关系,认识了北京一家博物馆的负责人,两人闲谈当中,他表露出“弄点好东西”的想法。很快,对方给他介绍了一个以“采标本”为生的人,业内所说的“采标本”,就是到各地寻找具有收藏价值的东西,通过勘探、挖掘或其他方式取得。
白文贤和这个“采标本”的人商谈好之后,每当找到一些合适收藏的标本,对方以图片的方式发送过来,由白文贤进行挑选。 寻找标本是个漫长的过程,一年下来,对方只能提供一两次标本。白文贤从中选择好合适的标本之后,会和他讨价还价,通常这个讨价还价的过程当天就可结束。
可是,事无绝对。
2009年的一天,对方突然和白文贤联系,发送过来几张图片。
“我一看,这东西好,通过图片粗略估计了一下,至少有上百枚恐龙蛋,这样完整,数量较大的恐龙蛋,很少在市面上看到,非常具备收藏价值。”他当即向对方表示,东西,要了。
经过简单的价格商议后,这窝恐龙蛋以20万左右的价格来到了新疆。
令白文贤没想到的是,没过两天,卖方又打来电话,“能不能再卖给我,我愿意原价回收。”
卖出去的东西又要收回去,这只能说明一个理由,卖家认为,这窝恐龙蛋实属难得,价格卖得便宜了。白文贤当然不能答应。 此后,卖家每间隔一段时间就会打来电话询问,有无回购的可能。
“其实,据我所知,经他之手进入新疆的恐龙蛋至少在十窝左右,可惟独这一窝恐龙蛋,让这位卖家最牵肠挂肚。”白文贤知道,对方舍不得,恰是因为此物难得。
去年夏天,这位已年过半百的卖家来到了乌鲁木齐。白文贤和他一起参观这窝恐龙蛋时,他不停地感慨,“这么多年过去了,再也没有这么好的东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