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碧桂园盯上了光伏生意

导读:近日,碧桂园创投和保利资本联手创办了一家新能源公司,专注于光伏发电投资。不同于其他高调切入新能源赛道的房企,碧桂园此前从未透露过布局光伏产业的意图。不过,财熵通过梳理碧桂园旗下子公司和关联公司近年来在新能源领域一些不为人注意的业务运作,拼凑出了这家头号房企的光伏版图,或者说野心。然而,专家向财熵指出,由于技术和成本制约,目前分布式光伏发电并未能广泛应用于地产领域,例如开发商持有的大量高层住宅建筑上。 

保利和碧桂园孵化的新能源公司成立 图源网络

一家新注册公司,将碧桂园(HK:02007)布局光伏的隐秘图谋置于聚光灯之下。

 

碧桂园创投近日宣布,其与保利资本成功孵化一家新能源公司——广州保碧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下称“保碧新能源”),以分布式光伏电站投资为核心主业。该公司已于9月28日在上海落地首个“光伏+储能+充电”的示范项目。

碧桂园创投为碧桂园直属股权投资事业部,负责集团除地产投资外所有股权投资业务。财熵留意到,在一个招聘平台上,类似“光伏系统工程师”、“光伏设计技术专员”、光伏电站方向的“业务开发经理”等岗位已经同时挂在碧桂园和碧桂园创投的页面上,工作地点分布在深圳、广州、北京。对比集团的其他待招岗位,这些光伏岗位的薪资水平较高。

碧桂园的光伏岗位薪资情况 截图自猎聘网

区别于恒大(HK:03333)、雅居乐(HK:03383)、宋都股份(SH:600077)等高举高打、跨界新能源车或锂业的同行,碧桂园此前从未公开透露过躬身入局的意图。碧桂园创始人杨国强对“科技”的兴趣,似乎更多投射在智能机器人研发上(详情请戳《财熵碧桂园的“机器人梦”:杨国强一腔野心志难酬》)。

 

此次与保利(SH:600048)高调联手,是否标志着碧桂园正式跨界光伏,抢食新能源蛋糕?碧桂园选择从分布式光伏电站切入赛道,背后有什么考量?资本市场上,新能源正在 “去泡沫”,碧桂园选中的光伏发电,是不是一条好赛道?

“地产+光伏”怎么搞?

在光伏发电领域,碧桂园和保利并不是最先吃螃蟹的。同样正在做分布式光伏的房企,还有万科(SZ:000002)、万达集团和新城控股(SH:601155)。甚至深陷债务危机的恒大,早在2014年就号称要投900亿在河北张家口修建光伏电站。

财熵整理

也有个别开发商彻底放弃地产老本行,转型成一家新能源公司。例如,广宇发展(SZ:000537)2021年9月公布通过与控股股东进行资产置换的方式,决定将主营业务由房地产开发销售转型为风能和太阳能投资、开发和运营。

 

作为新玩家,保利和碧桂园却拥有比同行更大的野心。

据官方透露,保碧新能源将上海界龙艺术印刷厂设为首个项目,将为工厂屋顶建设分布式光伏,并配套储能和充电桩。在项目的奠基仪式上,保碧新能源总经理庞博许下了愿景:“公司将充分利用保碧基金生态圈及保利碧桂园体系内的社区屋顶资源,目标是成为未来中国最大的园区社区能源管理和服务商。”

这句话也透露出碧桂园和保利联手杀入光储充,而非其他新能源领域的原因——可以直接利用两者固有资源的优势。

“房地产商切入新能源领域最大的优势是资金,可以作为项目的投资方;其次是拥有大量的房源,因为光伏发电首先需要载体,这个载体可以是屋顶、门窗、墙面等,而开发商对建筑、节能的概念理解都非常强。”北京特亿阳光能源总裁祁海珅向财熵分析。

“而且,把光伏融入进来以后,做绿色建筑、光伏建筑一体化(BIPV)这个产业链,也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祁海珅进一步补充。

BIPV是一种将光伏发电产品集成到建筑上的技术,被视为下一个蓝海。东北证券指出,中国2022年上半年新增光伏装机30.9GW,其中分布式光伏19.7GW占比达64%。在此背景下,预计“BIPV至2025年或有十倍空间”;西南证券则预测,当前存量建筑BIPV潜在市场规模约为2900亿-3900亿元,增量市场对应市场规模虽然仅有438亿-584亿元,但预计会逐步放量。

BIPV产业链的上游为光伏电池厂商,下游则为拥有大量物业资源的建筑商、开发商。充满想象力的是,作为光伏产业链的末端,保利发展和碧桂园目前合计覆盖超20亿平米物业。

“屋顶光伏的发展严重依赖存量地产或物业,因此其背后的地产、物业势力决定了其发展前景。保利和碧桂园拥有庞大的物业,此次进军光伏发电,把自己现有的物业屋顶资源、流量、资金战略入股到有光伏基因的公司或项目,之美、享人之美。”独立经济学家、财经评论员王赤坤对财熵表示。

开发商、建筑商位于BIPV产业链下游,图源见标注

不得不说,碧桂园和保利这次合作,挑上了一个好时机。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国内至少15个省市地区都给予光伏相关产业持续的政策补贴。保碧新能源的注册地广州市黄埔区,2021年5月公布了对分布式光伏电站投资方长达五年的补贴方案。2022年10月28日,国家层面的官方鼓励政策也出炉——发改委提出,要支持建设光伏产业园区,鼓励国有、民营等各类资本参与光伏产业链各环节。

从保碧新能源的注册信息来看,这个公司似乎由保利主导。其公开披露的三位高管名单中,执行董事李文轩和法人代表庞博都就职于保利资本,而碧桂园创投的陈淑英仅担任公司监事。

在光伏发电领域,保利算得上“老手”。早在2006年,保利便与协鑫集团(SZ:002506)出资创办了保利协鑫能源控股有限公司(现改名为“协鑫科技”,HK:03800),后者从事太阳能行业中多晶硅和硅片的制造、销售,以及光伏电站的开发、运营等业务,一度是光伏行业的龙头企业;2009年,保利又成立了新能源公司,2021年5月则将这家公司的经营范围拓展到光伏领域。

相比之下,碧桂园在新能源方面的布局似乎更为隐秘,这也就难怪不少人对碧桂园跨界光伏的技术能力表示担忧。区别于业内的其他老板,杨国强也鲜少对外表现出对新能源的兴趣,“光伏”、“新能源”等字眼从未出现在碧桂园近年的财报上。

然而,通过梳理过去几年碧桂园子公司和关联公司在光伏产业的运作,财熵发现,碧桂园其实是较早和新能源产生交集的房企。在光伏产业,碧桂园并不完全是“菜鸟”。

入局新能源:“犹抱琵琶半遮面”

在新能源概念开始兴起、“蔚小理”等造车新势力扎堆成立的2014-2015年,碧桂园总部所在地广东佛山,也筹划将光伏发电列入生态建设重大改革事项之一,时任市长希望将佛山打造成“太阳能城市”。

彼时,尚排名在行业五强之外的碧桂园,一心在地产领域冲规模,忙于在全国和海外(主要是马来西亚)“跑马圈地”,鲜少将目光投向其他领域。这一年,碧桂园的马来西亚“森林城市”项目首次登上央视元宵晚会。阳光、海滩、公园、藏在地下的交通,除了近乎天马行空的城市规划,全国观众还在这个项目里看到了光伏建筑的构想:利用自然光在75厘米厚的住宅外墙上转变为太阳能。

构想当然只是构想。3年后,在2019年碧桂园的可持续报告里,人们看到了马来西亚森林城市项目每年的光伏发电量:9854093度(千瓦时)。两年后这一数字下跌至698451度。按照人均每月用电72度的水平,这里的发电量仅勉强够800个人日常使用,这还没算上其他工商业用途。

2016年,碧桂园的财报里多了一个词:“科技小镇”。当年8月,年过花甲的杨国强罕见亮相,发布了一个计划:“要在深圳周边造10座名为‘科技小镇’的卫星城”。

2017年8月,碧桂园旗下子公司——东莞碧桂园产城发展有限公司与隆基新能源(现为“隆基绿能”,SH:601012)展开战略合作;次月,碧桂园又与国内唯一涵盖新能源汽车全产业链的深圳新能源产业协会签署战略协议。

这是碧桂园和新能源最早的一次交集,但态度依然是“犹抱琵琶半遮面”。这一年,房企造车尚未成气候,恒大、宝能、华夏幸福(SH:600340)也刚刚宣布进军新能源汽车产业链。正当所有人都猜测碧桂园打算和同行一样“追风口”时,碧桂园的官方回应却给人泼了一瓢冷水——暂时没有造车的打算,目标仅仅停留在新能源产业小镇上。

2018年初,碧桂园在总部附近建了一个新能源汽车小镇,引进数十家汽车创新领域企业入驻。也是在这时,人们才意识到,“科技”、“新能源”只是碧桂园产城项目的一个包装,内核还是搞地产。

碧桂园不在集团层面做新能源,但另一边,旗下子公司却开始抢滩光伏赛道。2018年3月,碧桂园酒店集团与广州和发能源达成合作意向,为旗下69家酒店量身定制屋顶光伏发电方案。

2020年7月,碧桂园创投参与比亚迪(SZ:002594)的A+轮融资,悄悄打响其在新能源领域投资的第一枪。据财熵对碧桂园创投已公开投资的统计,这两年间其至少对新能源产业累计投资7宗,其中光伏产业相关投资有2宗——无锡极电光能科技有限公司、深圳无限光能技术有限公司,均为专注钙钛矿电池生产的企业。

财熵整理

民生证券、西南证券的研报均认为,电池片是决定光伏组件整体性能的核心环节(成本占比65%左右)。相比现在主流的晶硅太阳能电池,钙钛矿电池成本低廉且转换效率上限高。以钙钛矿为代表的新型薄膜电池最高转换效率接近30%,被寄望带动BIPV组件端实现降本。这可能是碧桂园创投从光伏电池着手的重要考量之一。

 

财熵留意到,在雪球APP上,碧桂园除了被标记为“房企”之外,还被贴上另一个标签:“钙钛矿电池概念股”。

截图自雪球APP

可疑关联方高调入局光伏

 

碧桂园或许还有一部分光伏版图藏在公众视线之外。这主要关联到广东欧昊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广东欧昊”)——一家同样发家于佛山顺德的家装企业。

2022年6月23日,苏州吴江艾美酒店会议室现场,碧桂园服务(HK:06098)与主营光伏电池的金刚玻璃(2022年10月更名为“金刚光伏”,SZ:300093)签订了《分布式光伏及BIPV战略合作协议》。

这是一个由金刚光伏主办的行业交流会,会上除了同行企业,还邀请了不少政府官员、金融机构。当然,还有金刚光伏的大股东——广东欧昊,该集团的董事长张栋梁和常务副总裁王文亮都有参会。

广东欧昊尽管没有上市,但最近几年其一举一动受到资本市场的密切关注。一个重要原因是,其与碧桂园千丝万缕的关系——业界盛传广东欧昊是被碧桂园的资源“喂大”的,这几年发展速度扶摇直上。

广东欧昊最初的注册地位于佛山顺德碧桂园总部附近,2015年成立,但2016年3月已经获得碧桂园战略合作伙伴奖;2017年,广东欧昊中标碧桂园的千亿级项目——马来西亚森林城市。2019年,成立第4年,该公司便以11亿元的价格拿下广州南沙灵山岛一座地标式大厦。

对外,碧桂园将广东欧昊形容为“重要合作伙伴”(但没有作为前五大供应商或其他关联方披露在财报中);对内,碧桂园的高管则频繁出席广东欧昊的重要场合——例如2017广东欧昊携手博洛尼品牌战略发布会上,碧桂园物业(现为“碧桂园服务”)与会;2019年广东欧昊的南沙总部大楼动工仪式上,碧桂园高管陈翀露面。

目前,张栋梁的另一家实控公司——广东亨至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注册地址依然在碧桂园总部园区内。该公司此前的另一位股东是一名叫“赵琳琳”的自然人,赵还担任了悦喜珍之宝餐饮管理(江苏)有限公司的董事长,这是碧桂园旗下凤悦酒店管理有限公司的附属企业。种种迹象,不由得令人重新审视碧桂园和广东欧昊及其实控人张栋梁的真实关系。

此外,近两年广东欧昊在资本市场上长袖善舞,以及其对光伏产业突然激进的布局,也越来越多地将这家家装公司推至公众目光下。

2020年8月,广东欧昊开始对金刚光伏逐步增持股票,到2021年2月,累计持股10.72%,锁定实控股东的地位。4个月后,广东欧昊将原本做安防玻璃的金刚光伏的业务拓展到光伏,开始建设1.2GW大尺寸半片超高效异质结太阳能电池及组件项目。几乎同一时间,广东欧昊成立了欧昊新能源电力(甘肃)有限责任公司,专注光伏设备及元器件制造。

值得注意的是,广东欧昊入主金刚光伏后,就派了公司副总裁李雪峰兼任金刚光伏的董事长。这也是一个和碧桂园关系密切的人物,2007-2018年长达11年时间都在碧桂园任职。

广东欧昊还将资本触角伸至地产领域,但也不忘添上光伏的“基因”。

2021年8月,广东欧昊通过增资,一举成为重庆财信的第一大股东;2个月后,碧桂园服务将重庆财信孙公司财信智慧生活服务集团100%的股权拿下。值得玩味的是,广东欧昊入主重庆财信后不久,2022年3月,广东财信光伏科技有限公司注册成立。

2022年8月,广东欧昊联手蓝光发展(SH:600466),创立欧蓝光伏公司,经营范围包括发电业务、输电业务、供(配)电业务等。而蓝光发展历来与碧桂园有资本层面的交集,2021年4月,碧桂园服务完成收购蓝光嘉宝服务(HK:02606)52.83%的股权。

由于广东欧昊没有上市,外界无法获悉其与碧桂园业务上的合作程度。但广东欧昊这个重要战略伙伴这两年的光伏技术和人才储备,将或多或少为刚刚切入光伏赛道的碧桂园“铺路”。特别是,考虑到其孵化的金刚光伏在几个月前已经和碧桂园服务签约。

还是一条好赛道吗?

“巨潮WAVE”在2021年8月的一篇文章里提到:“在技术、市场和供应链关系层面,光伏行业并没有展示出足够高的门槛,致使大批行业外新手一齐冲入光伏行业分享盛宴。”跨界者中,除了有产业协同的(如从常规玻璃到光伏玻璃)、掌舵人有光伏行业背景的,还有一些几乎是像碧桂园一样“零基础”的。

西南证券看好光伏与建筑企业开展跨行业合作的前景,称其“短期内可以整合技术、客户获取、设计实力等资源,在行业发展初期率先受益”。不过,该研报也指出,目前光伏建筑一体化已经涌现不少竞争者,主要包括建筑钢结构企业、建筑装饰企业、光伏组件企业等。

北京特亿阳光能源总裁祁海珅也很看好房企和光伏发电合作这个发展趋势。“因为现在房屋建筑的建材是高耗能的产品,未来想要向低碳领域发展,发展智能建筑绿色低碳的概念就很好实现了。”他向财熵解释。

然而,需要注意的是,该市场依然处于比较初级的阶段。财熵了解到,目前分布式光伏发电主要集中应用于工商业厂房的屋顶。新城控股、万达集团目前的分布式光伏电站仅应用至旗下的吾悦广场、万达广场上。

“光电建筑在美国方兴未艾,但在国内应用得不普遍,主要是成本问题。” 一位建筑从业人士告诉财熵。

光电建筑对光伏防火、防触电、防坠落、防撕裂等要求高于光伏电站。想要实现光伏组件与建材的充分融合,势必要使用价格更高的薄膜型光伏电池,成本较高,短时间内还难以向市场推广。

电动汽车巨头特斯拉(TSLA.NASDAQ)早在2016年就进入屋顶光伏领域,2021年首次推出BIPV屋顶瓦片产品Solar Roof。但受限于成本过高与安装难度过大,未实现规模性应用。经过改良后,2022年二季度,特斯拉部署了2.5兆瓦的屋顶太阳能,但因为产品开发和市场拓展仍然远远落后于预期,7月停止了在美大多数市场的安装。

对于碧桂园等传统开发商来说,应该考虑的是如何将光伏应用到自有的大量住宅楼盘上。然而,祁海珅向财熵指出:“目前在高层住宅建筑安装的可能性还是偏低,除非做到像玻璃一样,作为一个构建真正嵌入到建筑里面,实现模块式发展。如果突破了这个(难题),光伏发电在未来高层建筑的应用还是很值得期待的。”

“寿命也是一个问题,一般来说,光伏发电寿命有25年,而住宅产权有70年。要实现广泛应用,除非光伏电站能拓展到50年,甚至更长。”祁海珅补充道。

这些问题,碧桂园考虑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