能源治理

城市能源治理实践可提升中国在国际能源治理中的作用

撰稿/毛继康

中国经济持续快速发展,使能源产业与世界能源格局日益相互依存,要求中国继续深度参与全球能源治理,构建符合国家利益的全球能源治理格局。 “十三五”规划明确提出,要积极参与国际能源治理和规则制定,推动构建公平合理的全球能源治理机制,增强我国在国际能源领域的话语权。 2016年9月,中国作为G20杭州峰会主席国,在《G20杭州峰会公报》中明确提出全球能源治理中国方案,推动全球能源治理顶层设计。

20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开始大步走向全球能源治理舞台,并逐渐走向舞台中央。 中国不断加强与重要国际能源组织的交流与合作,如成为IEA联盟成员,开展技术、数据等方面全面合作,向国际能源组织派遣常驻和交流人员,鼓励中国公民参加相关高层竞选活动。 此外,中国还努力参与全球能源治理的制度建设,如参与国际能源论坛、能源宪章重组和改革进程等。 更重要的是,中国已经开始利用多边平台,从理念层面为全球能源治理提供中国智慧。 中国在2016年G20杭州峰会上提出开放、包容、共享、绿色等全球治理理念,需要在能源领域进一步发展和完善,引领全球能源治理发展方向。

尽管中国在全球能源治理中发挥了举足轻重的作用,但其在全球能源治理中的地位与其经济规模和在全球能源事务中的重要性不相称,影响力还存在不少不足。 例如,在能源价格、应急响应等关键领域缺乏国际话语权; 其对国际能源市场的积极贡献并未得到应有的认可,如海外油气投资、新能源制造产品贸易等,反而时常受到质疑和批评。 。

中国要更深入地参与全球能源治理,需要从国内能源治理经验出发,为全球能源治理提供符合能源发展规律、被国际广泛接受的中国方案。 中国国内面临能源供应安全风险、能源效率低下、能源使用带来的环境外部性等诸多能源问题。 能源结构需要向提高能源效率、绿色低碳方向发展。 中国在能源领域面临的问题很大程度上也是全球能源领域的问题。 因此,中国国内能源治理实践可以为全球能源治理转型提供经验,为全球能源治理理念的发展提供支撑。

中国能源治理改革的重点在城市。 全球75%的能源消耗和80%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城市。 在中国尤其如此。 改革开放后,我国城市化进程加快。 2011年,城镇常住人口首次超过农村人口。 我国开始从农村中国向城市中国转变。 经济社会和城镇化进入新的发展阶段。 到2050年,我国城市人口甚至将达到70%。 以高消耗、高排放为特征的城镇化模式,在促进经济增长的同时,也付出了高昂的资源和环境代价。 过去十年,城镇化水平每提高一个百分点,就需要增加4940万吨标准煤的消耗,城市碳排放占全国碳排放总量的90%以上。 因此,解决我国当前能源问题的关键在于改变城市能源消费方式。 我国许多城市已经在这方面进行了开创性的探索,积累了很多宝贵的经验,可以从理念、制度、规范等方面提供指导。 全球产能治理提供中国智慧,提升中国在国际能源领域的话语权。

首先,中国城市能源治理理念可以提升到全球能源治理水平。 作为全球最大的能源消费国和净进口国,中国正在大力推动能源结构向清洁、低碳、绿色方向发展,推动城市能源系统和产业模式转型,实现能源供应清洁化、智能化。能源分配、能源消费电气化和能源服务共享。 我国许多城市,特别是低碳、智慧能源等试点城市,正在结合自身实际践行上述理念,其实践经验正在成为中国提出全球能源治理理念的有力支撑。 中国在多个国际多边平台上大力倡导能源基础设施互联互通、治理机制开放包容、能源技术和服务共享、能源生产和消费中的清洁能源和电能替代等理念。 这也将随着我国城市能源治理理念的发展而进一步丰富。

其次,城市能源外交可以有效推动全球能源治理变革。 全球能源治理和城市能源治理的目标基本一致。 全球能源治理的行动最终聚焦于通过主权国家的行动进行城市能源治理。 随着全球能源治理问题日益复杂,治理主体日益多元化,以城市为代表的地方行为体在全球能源治理领域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平行外交”理论认为,在全球化时代,城市政府作为地方行为体的典型代表,可以在国际贸易、对外投资、就业、环境、能源、旅游等领域。 国际活动中,这些活动通常与中央外交相互配合、相辅相成。 出于主权和国家利益等考虑,主权国家在政府间谈判中达成协议的难度加大,从而限制了其推动全球能源治理变革的作用。 在各国达成共识之前,城市可以通过城市外交发挥带头作用。 当前,世界主要城市正在政策、制度、技术、项目、最佳实践等方面开展广泛的交流与合作,搭建跨国城市全球能源治理对话与共同行动的平台,培育城市主导的底层城市。能源市场。 城市能源外交是国家能源外交的有益补充,推动各国就全球能源治理机制改革和政策实施达成共识。

第三,能源治理示范城市可以有效提升中国在全球能源治理领域的国家形象。 例如,2014年以来,中国在各领域采取积极措施应对气候变化,向联合国气候变化框架公约秘书处提交中国国家自主贡献文件,明确中国二氧化碳排放将于2030年左右达到峰值,争取尽早达到巅峰。 一系列的目标。 我国许多城市积极响应国家应对气候变化政策,相继出台了各自的减排目标和实施政策,探索能源变革带动城市综合发展、城市能源变革引领国家能源转型的切实可行路径。 中国城市在推动低碳发展和生态文明建设方面探索出的模式,不仅有效落实了气候目标,也为发展中国家参与全球气候治理树立了一面旗帜,提升了中国在全球气候治理中的软实力。 。